首页 > 新农村 > 正文

失地农民维权被定性为“村霸” 幕后“大佬”藏匿在西充金龟山

   导读

  从“维权”到“涉罪”,杨益军实际是被西充金龟山背后的“大佬”给借题发挥了。

  杨益军寻衅滋事案将于2019年6月25日在四川省西充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西充县法院”)开庭审理,西充县多扶镇中心街社区一组土地问题背后的“大佬”也渐渐浮出了水面,其实“他”就藏匿在西充县多扶镇的金龟山。

  集体土地被廉价“拍卖”

  中心街社区一组系原金龟寺村三组,随着路桥扩建和城镇化推进,金龟寺村的地理优势日益凸显,因此“金龟寺村”后来更名为“中心街社区”。

  当地村民提供的书面资料载明,早在2003年3月31日,金龟寺村村委会便将“村属”鱼塘以每年0.18万元的价格承包给陈家良;同一天,又将“集体性质”的金龟山荒山荒坡使用权全部“拍卖”给了“南充市顺庆区地税局张瑛”,自2003年4月1日至2033年4月1日一共30年的拍卖价格为0.3万元。

  所谓的“村属”鱼塘和“集体性质”的金龟山荒山荒坡实际是金龟寺村三组(现“中心街社区一组”)集体所有。

  被“拍卖的宗地”

  2013年6月7日,金龟寺村村委会又与金龟寺村三组签订了一份《关于土地权属确认的协议》(以下简称“确权协议”),将鱼塘以及金龟山的多宗土地“确权”。

  无论是2003年的“拍卖”,还是2013年的“确权”,均系金龟寺村、组干部的个人行为,并未召开村民大会或者经村民大会三分之二以上的村民同意通过。在金龟寺村三组改为中心街社区一组之后,中心街社区一组大部分土地被统征,但中心街社区一组村民并没有得到鱼塘、金龟山等宗地的土地补偿款。

  鱼塘每年0.18万元被承包,多宗土地30年使用权被“拍卖”0.3万元,村民们不敢过多地打探陈家良、张瑛这两位“买主”的背景。

  “涉罪”背后有大佬操控

  杨益军于2017年5月9日被选为中心街社区一组组长,这个结果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出生于1969年1月的杨益军,在村民眼中不但有文化(高中毕业),而且正直,敢于为老百姓代言,即便她系三级残疾,并不影响群众对她的拥护。

  杨益军坚持每天写日记,她上任第一天的日记就在琢磨一个问题,既然老百姓没有得到相应的土地补偿金,那么该款项要么是被前几任村干部贪污,要么被所谓的土地“拍得人”(注:农村集体土地不能拍卖)陈家良即合同上的“南充市顺庆区地税局张瑛”拦截了。

  自此以后,杨益军分别到县、市、省各级反映过中心街社区一组的“土地款”问题,此举虽然得到了村民的积极拥护,但维权始终没有任何进展。

  在维权过程中,杨益军也知道了陈家良、张瑛“非等闲之辈”,陈家良系陈家怀的弟弟、张瑛系陈家怀的妻子。陈家怀,西充县原县委副书记,南充市环保局原党组书记、局长。

  杨益军从案发时的“敲诈勒索”到后来提起公诉的“寻衅滋事”,不能说与陈家怀、陈家良、张瑛有因果关系,但与其多年“土地款”维权有必然的关系,而且背后的“大佬”是直接推手。

  借题发挥后遭媒体“审判”

  从“维权”到“涉罪”,杨益军实际是被西充金龟山背后的“大佬”给借题发挥了。

  2017年12月,南充某电力公司在中心街社区一组已经统征的国有土地上施工,杨益军等村民以“土地款”问题为由阻工,并收取了该公司0.2万元;2018年4月,杨益军等村民继续阻工,在多扶镇人民政府的协调之下,该公司再次付给村民0.42万元。

  基于索要0.62万元款项的基本事实,西充县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立案,于2018年8月10日将带头人杨益军刑事拘留;经退回补充侦查、延长审查起诉15日等程序之后,西充县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12月27日,以杨益军涉嫌寻衅滋事向西充县法院提起公诉。

  西充县法院尚未审理此案,《南充日报》、《南充晚报》即对杨益军的“罪行”进行了大篇幅、渲染性报道,通过对西充县公安局办案民警的采访,把她“塑造”成无恶不作的“村霸”,并将其作为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负面典型。

  这起寻衅滋事案将于6月25日在西充县法院开庭审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刑事法务部指派律师,为杨益军提供法律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