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农村 > 正文

山西灵石县:灵石村霸卸任后依然横行村里

   近日,继山西省灵石县交口村原村主任宋梅生的诸多贪污受贿、生活作风腐化堕落内情曝光后,卸任后的宋梅生不仅没有受到法律追究,依靠强大的保护伞和骇人听闻的手段,宋梅生的煤炭生意反而做得风生水起,即使在同伙宋亮光落马后也未受到影响,继续利用保护伞在背后指挥着其子宋赖小和宋亮光儿子宋奇强控制着交口村的煤炭市场、娱乐市场,涉黑涉恶。

  宋梅生在交口村多次扬言:你们去告吧,告到哪里都一样,都会回到我的人手上,我的老大是谁,你们都清楚,他的官越做越大了。交口村永远都有我一份,没有我拿钱摆不平的事。

山西灵石县:灵石村霸卸任后依然横行村里
山西灵石县:灵石村霸卸任后依然横行村里

  这是宋梅生的保护伞安排的联系人和宋亮光儿子宋奇强的通话记录。宋梅生躲在暗处,指挥自己的儿子宋赖小和宋亮光(已经被晋中打黑办刑事拘留)的儿子宋奇强合伙继续欺行霸市,威逼恐吓知情人。2019年5月30日,宋奇强接到宋梅生保护伞安排的相关部门内部联系人的电话后,赶快打电话约出被调查人韩明德、侯强强,见面第一句就说:你们刚才是接到尾号3535的相关部门电话吧,被调查人说是,宋奇强恐吓被调查人:知道我和权威部门是什么关系了吧,如果你们不按照我教你们的去说,我一会就知道你们和询问人员说什么了,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死你们。被调查人被询问时,听出录口供的相关人员的口音是灵石口音,所以被调查人怕被打击报复,就没敢说实话,完全按照宋奇强安排的说了。

  灵石县交口村的这种打黑调查已经延续几个月了,总是先通知宋梅生保护伞的党羽,这是在欺骗党组织、欺骗打黑办,在打黑除恶的大形势下,如此的肆无忌惮,说明保护伞在灵石县的打黑除恶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真实案情被掩盖,内外勾结、欺行霸市、敲诈勒索、草菅人命的盖子没有被揭开。

  据查,宋梅生在担任交口村村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承包煤矿及侵占村属整合补偿款计500万元。宋视国有财产洗煤厂为私产,并将其转卖非法获利400万元,宋将村洗煤一厂擅自承包给曹革成和续云亮,从中获取好处费数十万元。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宋梅生知法犯法,通过私刻公章、转包河道坝工程及改造乡村道路等渠道侵占集体巨额财产计90万元。此外,宋为其儿子非法敛财200余万元。在交口村搞集镇建设期间,宋非法收取交口村村民办证费15.2万元,并据为己有。为谋取暴利宋还私自占有和转让村里集体土地。为搞好和平衡自己与家族宗亲的关系,宋还将村委已装修好的三孔窑洞无偿赠予亲戚宋秀堂。

山西灵石县:灵石村霸卸任后依然横行村里
山西灵石县:灵石村霸卸任后依然横行村里

  (图为宋梅生私刻公章占用村民土地的部分票据)

  除以上贪污受贿事实外,宋梅生生活作风存在严重问题,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威逼引诱当地某女大学生与之发生不正当关系,该名女大学生不堪其辱,致使该女生无辜死亡。宋担忧东窗事发,急用一百万元将此事平息。此外,宋梅生与其同伙非法开办的矿井在排放废水过程中形成堰塞湖,在明知堰塞湖存在巨大安全隐患的情况下,宋不对其进行清理,及时排除隐患,导致该村村民宋燕云溺水而亡,死者家属因惧怕宋的权势,只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山西灵石县:灵石村霸卸任后依然横行村里

  (图为死者家属含冤亲笔信)

  据部分村民透露,村民之所以不敢举报宋梅生很大程度是由于宋及其保护伞势力过大,据村民反映背后有贡琦、石宝吉等有权有势的人为其撑腰,村民担忧因举报而遭到宋及其保护伞的报复。宋的升迁之路是通过贿赂贡某的方式,在贡某的一手提拔下,宋才得以当上交口村村主任,因而宋梅生与贡某存在不可割舍的利益链关系。随着宋的诸多隐藏较深的犯罪事实浮出水面,交口村村民不禁为之振奋,村民们迫切希望相关部门介入对宋梅生及保护伞展开调查核实,异地管控,打蛇打七寸,扫黑必打“伞。